首页 > 能源 > 矿产 > 铁矿 > 正文

钢铁去产能政策需更加精准

去产能是我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一项重要任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运用经济、法律、技术、环保、质量、安全等手段,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钢铁行业作为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着力点,在去产能方面,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企业大多报以积极态度,但也存在行政化思维主导、“去他人产能”“去民营企业产能”等诸多问题。

为有效实现去产能的目标,过剩产能的化解必须坚决贯彻执行《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并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去产能,避免当前化解钢铁产能实际过程中遇到的突出问题。

一、进一步提高对去产能意义的认识,突出两个“更加注重”

尽管去产能是我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但是我们必须要防止“为去产能而去产能”的错误。去产能的目的不仅仅在于淘汰一批落后产能和僵尸企业,而是在于将生产要素从传统行业转移到新的行业领域,快速形成新供给、新产业和新的发展动能。因此,为推动供给侧改革和实现钢铁行业竞争能力的提升,面对去产能的任务,必须要紧紧围绕“建立市场化调节产能的长效机制”的要求,要在“去谁的产能”方面,更加注重以市场调节替代指令性计划,在“怎样去产能”方面,更加注重以市场化策略替代“一刀切”方法。同时,去产能是一场马拉松,而非一次短跑冲刺,必须要给市场发挥作用的时间和空间。

二、要保证去产能的合理化,要做到“三个必须、三个防止”

需要从理念指导、鞭策激励、信息沟通三方面应对去产能,逐步建立起事前设定评价指标、事中进行实效跟踪、事后提升应对风险能力的全周期管理机制。

在理念指导方面,去产能必须坚持政府推动、市场引导,防止“看得见的手”大幅越界而压抑“看不见的手”。去产能的指标设计上,要更加注重运用经济手段而非行政手段,要根据综合指标去产能。要着眼于建立长效机制,从综合竞争力的角度构建包括装备质量、研发能力、节能环保、安全生产、税费贡献、产品水平、社会责任承担等在内的去化评价指标体系,并及时评估以提升指标和权重的合理性、适应性。去产能的实施过程中,要根据评价绩效合理确定去产能的区域、企业、规模;避免因行政干预方式去产能。要通过实施差别电价、惩罚性水价和特别排污费等市场化的方式,提高落后产能的运行成本以达到去化实效。同时,可以建立钢铁产能交易平台,允许各区域在确保完成去化任务的前提下,对钢铁产能进行交易,为优势钢铁企业“上大压小”、实施兼并重组提供通路。

在鞭策激励方面,去产能必须要获得更广泛的支持以发挥各方积极性,防止“激励不相容”所导致的“市场假性出清”。一是尽快出台《意见》的相关配套文件,时刻关注去产能的覆盖面和执行实效,避免让去产能措施失去应有的节奏和实效。二是要做到去产能过程中的一视同仁。对用于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过程中职工分流安置的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应用于各种所有制、各个区域的去产能企业,体现政策公平性。三是,在去产能奖补资金的标准上,要根据去产能的实效予以奖补,尽量少按多因素法处理;兑付手续上要更加人性化、简化,避免复杂化和矛盾激化。同时,去产能过程必然伴随着钢企人员安置、地方经济增速下降、产业结构调整等问题,为此,中央政府在财政转移支付、重大项目的生产力布局上,要考虑对去产能任务重的地区的倾斜,以更快地培育区域发展的新动能。

在信息沟通方面,去产能必须要做到开放、透明、互相理解,防止沟通不畅所引发的观望情绪和“逆向淘汰”。去产能首先是做减法,因此,去产能的推进,既需要更多的对话沟通和战略同盟合作以寻求各方的支持和理解,也需要更多的时间、耐心和持续的财政支持以探索适合的方式方法,更需要政府部门讲诚信、担责任、表关切、予尊重、守公平。同时,主管部门必须对去产能的奖补原则和细节、钢铁企业的绩效进行开放、透明化的评估,增强公开力度;必须要避免去产能过程中新一轮的“逆向淘汰”,即,因信贷收缩导致生产高效率的民营企业不得不去产能,而生产低效率的国企在信贷支持下继续维持产能的“劣币驱除良币”现象。

三、在处置企业债务和银行不良资产方面,可研究成立钢铁行业资产管理公司

在钢铁企业难以通过自身偿还债务和银行呆账核销等方式消化巨额不良资产的背景下,要解决企业过度负债、避免去产能触发金融风险的快速释放,最有效方法就是成立行业版的资产管理公司。即,主要是通过将国有银行债权转移给钢铁行业资产管理公司,由资产管理公司将债权转化成对重点企业股权的债转股方式;同时,还可以采取打包出售、债务置换、资产证券化等市场化方式处置企业债务和银行不良资产。钢铁行业资产管理公司的优势在于,充分整合、利用专业人士的技术、知识、经验、管理和人力资源等方面的专业经验,按市场经济规律盘活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助推部分有市场、有发展前景的企业扭亏为盈、转换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当然,为尽可能地让债转股发挥实效,必须在债转股的政策设计时,仔细思索债转股的范围选择、标的选择和时机选择。

与此同时,去产能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认真、慎重对待去产能过程中集聚的社会风险。必须要进一步强化去产能地区的失业监测和预防机制,动态掌握企业职工就业信息,制订应对规模性失业风险预案。

  欢迎拨打齐鲁晚报网能源频道新闻热线0531-85196807,发送邮件至qlwbny@163.com,提供新闻线索。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刘相华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